实习面试被保安和面试官x了个透7051

懵懂少女天天挨操(np,高h) 作者:老司机的碰碰车

实习面试被保安和面试官x了个透7051

      一转眼,林以就要毕业了。
    今天是校园招聘会,林以在各个招聘点位穿梭,直到把带的所有简历都用完,才和小伙伴心满意足地去吃中饭。
    第二天,林以接到了其中一个公司打来的电话,那边的人事告诉林以,她投的岗位已经满了,但他们公司还缺一个秘书,问她考不考虑来面试。
    林以想了想自己的职业,跟文秘好像也搭点边,闲着也是闲着,先去面试看看,积累点经验也好。于是林以和人事约定好次日下午两点面试。
    次日中午,林以乘地铁来到面试公司。这是一栋非常高的大厦,外形科技感十足,林以要面试的公司在28楼。走进大厅,正对大门的是几个连在一起的出入口,需要刷卡才能通过。这个大厅极其宽阔,左右是服务台,此刻没人,可能吃饭去了。
    两个保安守在出入口旁边,林以拘束地向保安说明了自己的来意。
    其中一个身形稍胖的保安说:“面试啊……你给他们公司的人打个电话,让他们下来接你吧。”
    “这……不能给我一张临时出入卡吗?我带了身份证……”林以有点不好意思让那边公司的人亲自下来接她。
    另一个保安说:“本来是可以的,但服务台的人正好去吃饭了,要不你等他们回来?”
    现在已经一点五十了,肯定等不及了。林以只好拿出手机找到昨天和人事的通话记录回拨过去。连打了好几个电话,那边都没人接。眼看时间快到了,林以只好恳求保安,让他们通融通融。
    禁不住林以的恳求,那个胖保安终于松口了:“这样吧,你和我去保安室登记一下,到时候我们把你的信息给服务台记录。”
    “好!谢谢您!”
    胖保安带着林以七拐八拐,走到大厅后面一条走廊最里面的一间房。这间房子非常简陋,只有一个单人床,一个电脑桌,以及一台电脑。保安从桌子上拿了一本本子和一支笔给林以,林以迅速写完,刚把本子递给保安,走廊上就起了一阵风,把门“啪”地一下关上了,发出极大的响声,两人都吓了一跳。
    胖保安骂骂咧咧地去开门,却不知为何拉不开。
    他一边使劲一边说:“这锁本来就不太好,估计刚才打坏了。”
    林以有些着急,这个时候已经马上要两点了。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?要不打电话叫人过来?”
    胖保安在身上摸索了一下,又骂了一声,对林以说:“我手机放在服务台充电,没带。”
    林以只好又给那个公司的人事打了电话,但依旧没人接。
    胖保安无奈地说:“只能等我同事过来了。”
    “他什么时候过来?”
    “这可说不准。美女你先坐一坐吧,急也没用。”胖保安说完就坐在了单人床上。
    此刻除了等待,也没有其他办法,林以只好先发了条短信给人事说明迟到的缘由,然后坐到了电脑桌面前的椅子上。这台电脑连电源都没接,显然是不能用的。
    两人对坐了一会儿,气氛有些尴尬。这时胖保安走到电脑桌边,从底下拖出一箱水,拿出一瓶给了林以。林以下车后还走了不少的路,正有点渴,也没推辞,道了谢后就接下了。
    见林以接了水,胖保安往床上一趟,“美女,我睡会儿,你自便啊。”
    林以无奈地应了一声,喝了几口水就低头玩起了手机。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累了,林以渐渐感觉全身乏力,但也不是想睡觉,她的头脑还是非常清醒,就只是四肢无力。
    正在林以闭着眼睛肉太阳穴的时候,突然被人抓住了手。她吓得睁开眼睛,发现胖保安不知何时走到了她面前来。
    “保安大哥,你有什么事吗?”
    胖保安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开口道:“美女,困的话去床上睡吧。”
    林以赶紧摇头:“不不不,不用了,我坐在这里就行。”
    胖保安无视林以的拒绝,强行把林以拉起来。林以手脚愈发无力,只能被拖到了床上。
    这时林以已经感觉到一些不对劲了,她歪歪斜斜地倒在床上,胖保安也坐到了她旁边。
    看着神色莫测的胖保安,林以有些害怕了:“保安大哥,你睡这里吧,我、我坐椅子就可以了。”
    胖保安轻松地按住林以:“没事,我们一起睡就行了。”
    他放在林以肩头的手慢慢下滑,来到了高耸的胸部,五指成爪,用力抓捏了几下。
    “啊……你、你干什么……放开我,我要投诉你!”
    “投诉我?投诉什么?投诉我把你奶子捏痛了?那哥哥就轻点。”
    胖保安果然减轻了力道,手掌覆盖在林以x上情色地肉弄,把她的衬衫扣子都肉开了一颗。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林以推了一下胖保安,但一点力都使不上来,反而被抓住手猥亵地摸了几下。
    保安把林以的扣子全都解开了,露出粉色的少女胸罩。林以今天穿的是前扣式的内衣,保安没怎么见过,摆弄了好一会儿才解开。解开后,被内衣紧紧束缚的乳房就像小白兔一样弹了出来,看得保安眼睛都直了。
    “不愧是学生,奶子白得晃眼睛。”
    他拨开林以横在胸前的手,一左一右抓住林以的双乳,将它们挤在一起,整张脸都埋了进去,深吸了一口气。
    “好香啊……”少女的体香充盈在他鼻端,几乎让他瞬间就起了反应。
    胖保安含住一个近在咫尺的乳房吮吸起来,舌头不断摩挲着殷红的蓓蕾,那娇小乳头立刻就在他口腔中挺立起来。
    “唔……”一阵酥麻传到了林以的大脑皮层,让她小小地喘息起来。胖保安把两个乳头拢在一起,轮流吮吸着它们,吃得两个粉粒娇艳欲滴,水光淋漓。
    林以吃痛地皱起眉:“好痛……别吸了……哈……”
    胖保安沉浸在这两只又软又白的乳房中,哪里还理会林以在说什么。他含弄了好一会儿,因为担心随时有人过来,才放过两个被吸咬得红艳艳的乳头,开始进入正题。
    胖保安把林以横着摆放在单人床上,下身齐着屁股落在床外。他解开林以的裤子,本想全部脱下来,但林以穿的是牛仔裤,不太好脱,他也担心全脱了等会儿有人来不好收拾。于是胖保安干脆只把林以的裤子脱到大腿中间,然后将她的双腿折起来,让她的屁股朝上,露出鲜嫩的阴唇。
    林以感觉下身一凉,反应过来后已经被摆成了这种羞耻的姿势。
    “啊……你别……唔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阴唇就被胖保安摸了一下。他一手折着林以的腿,另一只手剥开阴唇,挤了两根手指进去,然后摸到了一手黏腻。
    胖保安愣了一下,举起湿润的手指,猥琐一笑:“都流骚水了,还不要?老子给你下的可不是发骚的药。”
    那瓶水果然有问题!林以愤怒地瞪着胖保安。后者丝毫不受影响,还y笑着把手上的液体抹到了林以的乳房上。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林以气得噎了一下。胖保安把手上的淫水蹭干净后,又挤进了阴唇里面。这次没有浅尝辄止,而是势如破竹地插进了花穴中,直到手指根部都被花穴含住,无法再进入半分。
    “嗯啊……”林以此时双腿并拢,花穴中的挤压感非常强烈,无比明显地感受到了那两根手指的入侵。粗糙的指节刮过柔嫩的x壁,激起林以身体一阵战栗。
    花穴中又暖又湿,胖保安完全能想象到自己的肉棒进去会有多爽。他急不可耐地又挤入一根手指,三根手指在花穴中旋转着搅弄起来。
    “啊哈……不……”这种姿势下,手指的T积仿佛被放大了数倍。柔韧的穴肉艰难地包裹着手指,被搅弄得汁水淋漓。
    感受到淫水越来越充沛后,胖保安不再浪费时间,直接拉开拉链,扶着肉棒,对着泛着水光穴口挤了进去,一口气进入了二分之一。
    还剩下的半根肉棒却是难以进入了。因为林以的这个姿势,导致花穴变得更小了,越往里面越是紧窄。
    胖保安也不急,压着林以的腿,就这么浅浅地抽插起来。黑色的肉棒在林以雪白的股间进出,画面冲击感十分强烈,让胖保安更加性奋起来,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。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林以感觉到,那根肉棒越顶越深入,一开始只是稍稍饱胀,渐渐地仿佛深处也在被撬开。
    “啊哈……不要再……进来了……哈……进不去了……唔……好胀……”胖保安的肉棒好似在两座紧挨的大山中间顶出一条缝隙,弯翘的龟头狠狠刮在敏感的穴肉上,很快就让花穴溃不成军,紧致的穴肉也变得柔顺起来。
    胖保安一鼓作气,用力往前一顶,终于全根没入。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林以感觉自己最深处都被顶开了,那根粗硬的肉棒蛮横地闯了进来,一直顶到柔软的宫口。
    胖保安停了下来,深吸了一口气。他的肉棒被林以的花穴紧紧挤压着,好像在被一张小嘴用力吮吸,爽得他差点射出来。
    缓了一下,胖保安压着林以的腿前后耸动起来,肉棒每次顶进去的时候都要费点力气,但那快感也是无与l比的,他从来没插过这么紧这么软的小比,让他控制不住地越插越快。
    “呃啊……哈……慢点……啊……别挤了……啊哈……好痛……”林以抬手想把胖保安压着她双腿的手掰开,此时药力已经要渐渐消散了,但在胖保安的操弄下,她还是没什么力气。
    就这么被压着操了一阵,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和拧锁的声音,然后外面响起一个男声:“这门怎么打不开了?李哥,你在里头吗?”
    林以吓得一激灵,胖保安也吓了一跳,不过他马上镇定下来,清了清嗓子,大声回答:“这破门被风吹坏了,打不开,我和那个美女被关在里面了。你去找个开锁的来。”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    门外的男人走后,胖保安马上继续动起来,动作比刚才更猛烈,看来是要速战速决。
    这下林以可吃了苦头,本来双腿夹紧的姿势就让她的花穴更加敏感,胖保安这样不管不顾地动作,让林以感觉简直就是在把自己的身体生生顶开,没几下她就被操到了潮喷。
    胖保安借着林以花穴收缩的势头,更是加快了速度。此时外面那个男人已经带着开锁师父过来了,门锁传来摆弄的声音。林以又急又气,挣扎着把自己的内衣和衬衫扣好。
    在林以扣上最后一颗扣子时,胖保安终于一个猛插,射了出来。林以也被射得颤抖了几下,失神地望着天花板。
    胖保安拔出肉棒后,随意地拉上裤链。然后把林以的裤子也提上,扶着她站了起来。
    这个时候,门正好被打开。站在外面的是之前和胖保安一起值班的另一个保安,他看着一脸春色的林以,愣了一下,然后看了看凌乱的床铺,以及电脑桌上开过盖的水,明白了什么,暧昧地看了一眼胖保安,胖保安也淫邪地回了一笑。
    林以瞥到这两个保安的对视,心中一紧,不顾双腿虚软,赶紧跟上正准备离开的开锁师傅,一直到走出走廊,回到宽阔的大厅,她才稍微放下心来。
    今天这场面试,肯定是面不成了,先回去吧,其他以后再说。
    林以正准备出大门,一个刷卡出来的女人突然叫住了她。
    “林以?”
    林以惊讶地回头,看到一张陌生的脸。
    “你是……?”
    那女人笑了:“真的是你?我是XX公司的人事啊,就是给你打了电话的那个。你和简历的照片简直一模一样,我一眼就认出来了。”
    这时候林以才发现这个女人的声音很耳熟,原来竟是她今天一直联系不上的人事。
    “今天我手机静音了,事情比较多,我也没来得及看手机,刚刚才看到你的未接来电和短信,真是不好意思啊。”
    林以赶紧说:“没事没事,我……”
    “你说你被困在保安室,我正准备下来找开锁师傅呢,没想到你正好出来了,我们走吧,我带你去面试。”
    女人说着,就拉起林以走向通道。
    “不,我……”林以拒绝面试的话不知道怎么出口,转眼间已经被拉到了电梯口。
    女人熟练地刷了一下卡,电梯很快就到了,她把还在犹豫地林以拽了进去。这时候,她才注意到林以的状态不是很好。
    “小以——我可以这么叫你吧?你怎么了?是过来的路上晕车吗?”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我……我是有点晕车。”林以迟疑地说。
    女人关心道:“那你要不要休息一下?先坐一坐?”
    “不、不用了。”林以怕再拖下去,她身体里的精液就要漏出来了,“直接面试就好了。”
    “那好,你撑得住就行。今天你运气好,我们副总正好在这里,他亲自给你面试。”
    “副总?”
    女人笑着说:“你面试的就是我们副总的秘书呀。”
    说话间,电梯已经到了。林以跟着女人走进公司,先在前台填了张表,然后女人把她带到了右侧一间办公室门口。
    女人敲了敲门:“梁总,面试的林以已经到了。”
    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:“好,让她进来吧。”
    女人推开门,笑着对林以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    林以忐忑地走进去。这是一个装修十分高档的办公室,占据了一整面墙的博古架摆满了古玩摆件,博古架前面是一张钢琴烤漆质感的大办公桌,办公桌另一边则摆着一个茶几和一套沙发,看起来是个小型会客厅。
    一个脱了西装外套的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,微笑着看向林以。
    “你就是林以吧?你好。”
    林以紧张地点点头:“梁总好。”
    “坐。”梁总示意了一下旁边的沙发。
    林以一坐下来,就开始后悔刚才没有先去洗手间清理。她体内的精液,随着她的动作,已经有缓缓流出的趋势。她只能装作若无其事,暗自祈祷不要出状况。
    梁总问了一些常规问题,林以都对答得比较流畅,梁总满意地点点头。林以正准备等梁总问其他问题,梁总却突然停下了,盯着她看了起来。
    林以一阵莫名其妙,在她想出声询问的时候,梁总把目光收了回去。
    “小林啊,这个岗位呢,对形象气质有一定的要求,你站起来走两步看看。”
    林以心中叫苦不迭,要是平时,她肯定马上就起来了,但是现在……
    见林以迟迟不动,梁总疑惑道:“小林?”
    林以只好夹紧了腿站起来,僵硬地走了几步。她自己都觉得一塌糊涂,完了,这个实习工作大概要泡汤了。
    她正等着梁总的“点评”,而梁总却迟迟没出声。林以回头一看,梁总正盯着沙发出神。
    “梁总?”
    梁总回过神来,“哦!走完了?很好,你过来。”
    林以有些疑惑,还是走了过去,“梁总,怎么了?”
    梁总上下扫视了一遍林以,指了指边上:“先坐。”
    这是个不太大的双人沙发,林以只好挨着梁总坐下。
    “小林,你的条件,还是比较适合这个岗位的。你要是再懂点行规,这个岗位就非你莫属了。”
    林以一头雾水:“什么行规?”
    梁总神秘一笑:“小林,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?有事秘书g,没事……”梁总一把抱住林以,“……g秘书。”
    “啊!”林以惊叫一声,慌张地推搡梁总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不面试了!”
    梁总的手收得紧紧的,在林以耳边说:“装什么纯?你一进来我就闻到骚味了!刚被男人干了吧?比里的精水都把我的沙发弄脏了。”
    林以“唰”地抬头看去,她刚才坐过的沙发果然湿了一片。
    她脸红了,嚅嗫着说:“我、我会赔的。”
    梁总暧昧地说:“陪?你是要好好陪陪,陪好了,明天就入职。”
    他禁锢住林以的双手,强行把她抱到自己腿上。林以有心抵抗,但是她身上的药效还没有完全消退,不久前也才被狠狠侵犯过,此时身娇体软,只能任人摆布。
    梁总按着林以的腰,一手挑起她的裤腰带,另一只手从茶几底下拿出一把剪刀,从林以裤腰正中间往下剪,一直剪到裆部,直到把裆部完全剪开才停下。他勾起已经湿成一团的内裤,坏笑着“啧啧”了两声,一剪子把内裤也剪开了。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林以挣扎间,暴露出来的花穴吐出一口浊白精液。
    梁总伸出中指在穴口抹了一下,慢条斯理地擦到林以的衣服上。
    “男人的精液好吃吗?”
    林以羞愤地偏过头。
    梁总也并不指望林以回答,他把林以面对面分开双腿抱到自己腿上,肿胀的性器隔着裤子戳着林以的大开的花穴。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灼热的触感让娇嫩的穴口瑟缩了一下,林以双腿跪在沙发上,努力想把屁股抬起来。
    梁总把皮带解开,粗硬的肉棒弹跳出来,打在林以的阴蒂上,烫得她一阵腰软。
    看到林以的反应,梁总坏心眼地扶着肉棒在她的阴蒂上戳弄,抵着那颗软中带硬的豆子上下滑动起来。
    “啊哈……”林以被玩得挺起了腰,双手抓着梁总的肩膀,左右晃动着想要摆脱。
    少女柔软的身体让梁总更加心神荡漾,他不再浪费时间,肉棒从阴蒂一路滑下去,抵住哪柔软的凹陷处,用力一顶,整根肉棒都进入了温热的花穴,将缓缓外流的精液尽数堵了回去。
    “呃……好胀……梁总……啊……”林以用力咬着唇,那肉棒一路向前,直直戳到宫口。
    梁总舒服地喟叹一声,“又紧又热,真是一口好比。小林啊,你的业务能力很大标。”
    “你……无耻!”林以紧紧抓着梁总的肩膀,不敢实打实地坐上那根杵在宫口虎视眈眈的肉物。
    梁总双手掐着林以的细腰,胯部挺动起来,肉棒进进出出,撞得林以宫口酸麻。她紧皱着眉,忍受着这钝钝的快感,嘴里不时吐出含糊的呻吟。
    似乎嫌林以的反应不够T现自己的勇猛,梁总用力顶了几下,“小林,怎么不会叫啊?我操得你不爽吗?”
    “唔唔……”那龟头几乎陷到子宫口里面,林以跪在沙发上的腿一阵发软,差点招架不住瘫了下去,好险最后还是稳住了。
    见林以还是忍着不愿意叫,梁总看了一眼她摇摇欲坠的双腿,突然双手拉住她的膝弯往前一拖。林以一下没有防备,直接坐了下来,几乎把梁总的卵蛋都吃进去。在花穴中肆虐的肉棒更是直接穿破了宫口,林以脑海中闪过一道白光,几乎是立刻就高潮了。
    “嘶……”梁总爽得倒吸一口凉气,按着林以的腰,狠狠操弄起来。
    “呃呃呃——”那肉棒次次穿透宫口,将高潮中的子宫操得溃不成军,林以尖叫着仰起头,像走上末路的天鹅。
    “小林表现不错,呼……入职之后好好g,很快就能升职加薪。”
    “谁要……升职加薪……啊哈……我……不面试了……呜……”林以被颠得头发都散了,梁总的双手极其有力,轻轻松松将她整个人提起放下,肉棒碾过软嫩多汁的穴肉,又在子宫中J出更多淫液。
    “啊、啊、啊、不要、慢点、呃啊啊……”梁总的动作越来越快,那根肉棒也膨胀得越来越大。林以似有所感,用力攀着梁总的肩膀想要抬起身子。
    梁总的反应更快,将林以死死按在自己胯上,硕大的龟头直直顶在子宫中,像一个小型喷泉一样,将大量的黏液喷满了她的子宫。
    “呃呃……”林以抖了几下,整个人瘫软了下来。
    S透审的肉棒再堵不住那些精液,混合液体从两人交合处流下来,沾满了梁总的西装K。
    梁总满足地闭上眼,大手伸进林以的裤子,有一下没一下地抓着她细腻的臀肉。
    这一波恐怖的高潮后,林以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精气神,疲惫地瘫在梁总身上。
    闭目养神了一会儿,梁总掀开沙发扶手,从里面拿出一个包装得严严实实的盒子。他熟练地打开盖子,从里面拿出一个简易版的“贞C带”。这个贞C带由一些金属细链组成,裆部连了一个粗大的假阳具。
    梁总重新拿起剪刀,把林以后面的裤子也剪开,露出整个胯部。然后他拿起贞C带,将假阳具往林以还在淌精的花穴中一堵,稍稍用力,就全根没入。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林以费力地睁开眼,看到梁总的动作,用尽最后的力气挡住他的手,“你……在做什么?”
    梁总直接从盒子里摸出一个小遥控器,按了某个按钮。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花穴中的假阳具中速扭动了起来,林以被震得酥麻难当,更是软成了一滩水。
    梁总借着这个时候,迅速给林以扣上那几条细链,并调好松紧,让那假阳具正好卡在林以的花穴中,只要不打开腰上的锁扣,绝无可能取下来。

实习面试被保安和面试官x了个透7051

- 新御宅屋 https://www.xyuzhaiwu5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