ρō⒅м.©ōм 月亮先生

强制被爱nph 作者:檀岚

ρō⒅м.©ōм 月亮先生

      东辉。
    位于水星单独的一片陆地上,四周环海,和团圆国还有月莹中间有若干由岛屿组成的小国,但小国之所以是小国,就是因为大概率不值得在意的,所以,叁个大国各自所在的位置组合在一起看完全就是叁足鼎立的架势。
    东辉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,四季并不分明,全年温暖湿润,除了经常下雨,出门要带着雨伞之外,并没有其他的什么缺点。
    或许,也正是因为东辉这种独特的地理位置,正正好卡在东西方之间,才让它成为了着名的移民之国,东西方的人们在此聚集。
    自从五十年前,和月莹的那场大战过后,整个东辉已经进入了和平时代,各色各样的人们行走在街道上,有样貌颇为东方化、背着双肩包的俊秀少年少女;有身具热带地区的风情,说话极为快速的女人;还有个头高大,身材挺拔的男人……
    看起来颇让人有眼花感。
    此时。
    一个年轻女人坐在咖啡厅靠玻璃的位置。
    她戴着黑色的帽子和眼镜,穿着白色的衬衫,黑裤子,用腰带箍住了细腰,穿着样式虽简单倒也看出材质不凡,轻松勾勒出女子曼妙优美的身姿来。Pο壹8χ.νIρ(po18x.vip)
    只是她身体大部分的皮肤被遮住,脸部也是如此。看不出女性的样貌如何,只露出一点唇和莹润的下巴,像是刚刚被人吻过,孤独的飘落在白雪上的玫瑰花瓣。
    倒也有几个男性前来搭讪,只是坐下后连话都没说就发现这年轻女子拿起咖啡杯,目光看向窗外,再加上不知道她样貌如何,因此只是坐了坐就识相的离去。
    她似乎是在等人,看了几秒手表的时间后又放下,眉目微微皱起。
    又过了五分钟,女人直接站了起来,向门口走去。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一个男孩子,看样貌才二十岁左右,穿着简单的、无任何花纹的白色短袖,同样素净的裤子,他飞快的跑了过来,拦住了她的脚步,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。
    “你就是sun吧,我是moon先生。”
    沉言平静的看着他,半响伸出了手,“我叫向小园。”
    向小园是齐沛白帮她搞到的一个身份,和她样貌有些相似。向小园本是团圆国人,幼时随父母移民到东辉,移民后两年父母就因为车祸去世了,被送到孤儿院接受社会化抚养,在好心人的资助下勉强上了高中,至于大学,就完全无能为力了,在资本主义的国家里,上大学本来就是一件极为奢侈的事情,就是中产阶级的家庭要供养一个大学生都是极为困难的。
    沉言在过去的时候也不是不知道有些同学自愿放弃最好的学校,而进入稍差一些,却能给予全额奖学金的学校里就读,这不是他们眼里只有蝇头小利,而是客观条件不允许他们任性。
    而向小园的成绩没有好到让那些学校愿意给予奖学金的程度,又因为父母的死去没有足够的钱,至于贷款上大学……一个人只要计算一下毕业后要还银行钱多少年,面对这样沉重的压力,放弃了读大学的机会可以说是自然而然的。
    沉言能得到向小园身份的原因很简单,又有些不幸。除了身边没有亲近的家人和朋友外,向小园曾经谈了一场恋爱,但对方若是个渣男还好些,他却连骗向小园的爱情都不肯,完全将其视为一件工具,在一次邀请向小园去旅游的时,男人示意向小园帮他拿一下行李,他走后不久行李箱爆炸,向小园直接死在了当场。
    这件事情直接导致死去了20多人,重伤16人,被视为一件恐怖袭击,然而无亲无故的死去的向小园,炸的血肉飞溅,又被拿走了身份证明,再加上的几年前的机场还没有摄影录像……
    那男人十分得意的逃了,并把这件事情纯粹作为炫耀讲给几个密友听,不过前几个月因为和老大的情妇搞在了一起,直接被崩了头,这证件也落在了沉言手里。
    这男孩先是用的东辉语,看沉言默不作声,十分诧异,又变成了团圆国的语言,等他打算再一次换时,沉言直接干脆的抬起了手腕。
    那手腕洁白莹润,阳光照在上面好像还散发着淡淡的光一样,只佩戴了一块手表,作为看时的工具和装饰。男孩十分不解的看着那只手,半响莫名红了脸。
    沉言开口,也是流利顺畅的东辉语,这得益于大学的努力,她平静道,“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……你不应该向我解释一下迟到这么久的原因吗?”
    “这是最起码的礼貌。”

ρō⒅м.©ōм 月亮先生

- 新御宅屋 https://www.xyuzhaiwu5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