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人重逢,失而复得

强制被爱nph 作者:檀岚

旧人重逢,失而复得

      这不是漫长时光后的惊鸿一瞥。
    也不是岁月静好中的心心相印。
    只是一场有预谋的相见,谈不上光明正大的磊落,对于沉言来说,如同屋顶处经年的灰尘,被风一吹簌簌沾满了整间房子。
    心累神衰。
    “穿上吧。”龚泽将身上的外套解开,他已脱离了年少时的桀骜不驯,脸蛋却还是极为漂亮,线条也更加流畅,但黑了一些,也更偏向稳重。
    “嗯。”沉言含糊的应了一声,将衣物匆匆的披在身上,衣服是极冷的,即使之前穿在人身上也是一样,冻的人直在心里打颤,柔软娇嫩的肌肤连轻轻一碰粗糙的布料都会升起红色的细小疙瘩,她却像感觉不到一般,拼命的拉扯到身上。
    一片冰凉。
    还带着深夜中的潮气,那是匆匆掠过的植物上晶莹的水珠。
    “给,一一。”手中被从身后递了温热的椰奶,那是出自另一个人手指中,他有着极秀丽的面孔,简直像个女孩子一样的漂亮清纯。
    “谢谢你……沛白。”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,念出这个人的名字。
    恍然若…隔世。
    甚至,她以为,自己已经遗忘了无关紧要的过去。
    可这个人又告诉她,她其实还记得一切。
    身后正在燃着大火,明亮的要刺痛人的眼睛。
    那是她亲手放的一把火。
    而她没有往后看,也没有往前看,仿佛只有手中的温度才是唯一。
    “谢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你先和沛白在一起。”不知道过了多久,龚泽停下了车。
    他手臂伸出,似乎想搂一下沉言的肩,又很快放下了,眼眸黑亮,只低头吻了一下她额头,又克制的分开了,轻轻道:“我还有任务,天亮之前必须回去。”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会尽量早回来的,这段日子先让沛白照顾你一下。”没有谈论这时候打报告请假哪怕只是在夜里就有多不容易,也不说长途跋涉、忧心忡忡的疲劳困倦,更是对她逃跑前还要放一把火的举动毫无责备之意,龚泽只是在说必须面对的现实和必要的事。
    打开车门,一阵凉风。
    夏日的深夜也不免寒冷些,尤其对于上身只穿了件短袖的人。
    龚泽一步步走着,走着,步伐沉稳有力。
    腰身突然被后面的人抱住,一片柔软。
    他停了下来,也站住了。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那人这么说。
    而龚泽只是手指颤抖了一下,微微摸过那头乌发。
    沉言还只穿着他的外套,衣服对于她是极大的,像是个裙子般遮住了大腿,可还有着可爱的小腿和圆润的脚踝没有遮住,白皙的令人晃目。
    可这时,他们都无法也不会去想那些事情。
    “好好睡吧。”他说到。
    仿佛这就是对她唯一的要求。
    不恨吗,不讨厌吗,不是曾经发誓再也不会去见她吗,为什么自己打破了这些誓言?
    这些疑问并不是不存在的。
    可此时他心里一片温暖。
    他没有留下来,没有再说一句话。
    只是步伐中更多了坚定,更多了勇气。
    龚泽知道,他不是一个人走的。
    并且,“今晚,能睡的很好吧。”
    他告诉自己,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
    对沉言,是故人重逢;对龚泽,是失而复得。
    只大概在前文说了他们为什么决裂,会在后文中写怎么在一起的等等。
    主要每次到了一个关节点,就特特特特别想断章,太强烈的想法了。
    求珠珠。

旧人重逢,失而复得

- 新御宅屋 https://www.xyuzhaiwu5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