ⓨμsんμωμ.δńē 妹妹是要哄的

兄妹方程式(校园骨科) 作者:鲜鱼

ⓨμsんμωμ.δńē 妹妹是要哄的

      齐彦初没有食言,接下来的这几天,他几乎日日把妹妹留在房间里,把她压在身下,誓要将这段日子缺了的亲密补回来。
    快乐的时间过得总是很快,终于又到了再次分别的时候。
    火车站,看着妹妹背着小书包走在人群中的背影,齐彦初的心里有些发酸。
    经历了分别,才更加明白在一起是多么的宝贵,也让他更加清楚的知道,自己要的,只有妹妹,只有这个叫做齐佳念的小女孩,他专属的小天使,也是小恶魔。
    之后的整个学期,兄妹俩都没有机会见面,直到放寒假。
    那一天,爸爸妈妈带着齐佳念一起去火车站接齐彦初。
    看到哥哥提着大包小包从出站口走出来,小丫头的眼睛立时就红了,这一次他们的分别比上一次更久,整整三个月呢。
    这天晚上,妈妈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,齐佳念这个吃货却兴致缺缺,并没有吃多少。
    吃完饭,一家人坐在一起看电视,齐彦初从自己带回来的行李里头拿出两个盒子,放到爸妈面前。
    “爸妈,这是我给你们买的礼物。”
    爸爸妈妈显然是没想到儿子会带礼物回来,两人都很欣喜,当下就拆开了。
    爸爸的是一条领带,妈妈的是一瓶常用品牌的眼霜,虽不说有多贵重,但很实用。
    妈妈:“你这孩子,自己打工的钱自己好好存着,给我们买什么礼物。”
    “就是,自家人还这么客气。”爸爸附和道。
    两人嘴上嗔怪,眼底的喜悦确实藏不住的,儿子懂事了,知道孝敬爸妈了,自然是欣慰的。
    一旁的齐佳念坐不住了,哥哥回来到现在都还没跟她好好说过话,亏她满心满脑子都是他,这个负心汉,讨厌鬼!
    她别过头去酸溜溜地哼了一声,小嘴巴翘上了天。
    她是这个家里的小公主,谁还能不了解她?爸爸妈妈都笑了:“这丫头,还吃起醋了?”
    齐彦初也笑,硬是挤到妹妹身旁坐下,胳膊肘顶她:“哥哥回来都没个笑脸?”
    齐佳念眼睛都红了:“不想跟你说话。”
    她心里可委屈着呢,从帝都回来后,爸爸妈妈抓她学习抓得紧,她没办法再去找哥哥,本想着也许哥哥能回来看自己,哪知道这人是个没良心的,三个月,一次都没回来。
    电话视频再好,也比不上真人的一个拥抱。
    齐彦初不回来她还能忍着,今天他回来了,丫头心里的委屈可憋不住了。
    “好了,不逗你了。”
    齐彦初起身,又从行李箱里拿出一个大大的礼盒,粉红色的包装特别漂亮,顶盖是透明的,一眼就能看到里面各式各样的甜品小零食:“喏,给你的礼物,我们家小吃货都瘦了,赶快多吃点。”
    他将那一大盒都塞进妹妹怀中,蹲在她面前抬头看她,在爸妈的视觉盲区里,握住丫头的小手,挠她掌心:“念念乖。”
    要不都说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呢,上一秒还委屈得要哭,下一秒就忍不住弯起了嘴角。
    齐佳念瞟了眼那盒子里的东西,各种各样漂亮诱人的蛋糕,心里的委屈顿时散了一半,再被哥哥隐蔽的亲密动作一撩,先前那些怨气,顿时无影无踪。
    “臭哥哥!”她嘴巴还翘着,眼底的笑意却已经蔓延开来。
    爸爸妈妈见两个孩子这样,也都笑起来。
    妈妈还开起了玩笑:“哎哟,我家女儿这么好哄,以后不知道要便宜谁家小子哦。”
    爸妈面前被抠穴(微H)
    一家四口坐在客厅看电视,气氛温馨和睦,这种久违了的团聚,让大家心中都暖暖的。
    齐佳念已经等不及拆开了自己的礼物,开始一个一个品尝,而齐彦初,又顺势在妹妹身边坐下,两个人坐在一张单人沙发里,有些挤得慌。
    小丫头正吃着蛋黄酥呢,嘴巴没空抱怨,只抬起屁股想往旁边挪一挪,没想到一只手就这么趁她臀部抬起的时候,钻进了她的裙下。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她本能的惊呼出声,小脸瞬间就红了。
    刚好电视里播放的歌唱节目给了刚刚出场的男歌手一个特写镜头,这位是偶像组合出道,有不少迷妹粉丝,齐佳念也算其中之一。
    妈妈还以为她是见到偶像激动的:“瞧你那没出息的样,大惊小怪的,还脸红了,我看这小伙子也就那样,哪有我儿子优秀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齐佳念无语。
    妈妈,要是您知道您优秀的儿子现在在做什么,还会这么说么?
    大大的礼盒平放在丫头大腿上,刚好挡住父母的视线,他们看不见的地方,齐彦初的手正肆无忌惮地揉摸着妹妹的臀部。
    虽然隔着衣服,但他掌心的温热还是传递过来,齐佳念蛋黄酥也不吃了,电视也不看了,转过头对哥哥挤眉弄眼:别摸了!
    想也知道齐彦初不可能就这么罢休,他为了省下钱做自己想做的事,愣是忍了三个月没回家没碰妹妹,这会儿爸妈注意力都在电视上,他哪能错过好机会?
    他挑眉回应妹妹,用嘴巴做了个“乖”的口型,同时装模作样帮妹妹整理盒子里的东西,那只不规矩的手从后面换到了前面,直接从丫头双腿间钻进去,摸到了她鼓囊囊的阴户。
    齐佳念的脸已经红得不像话了,她试了好几次,都没能推开哥哥,无奈之下只好妥协。ℝοúщénщú.χγz(rouwenwu.xyz)
    “念念,怎么不吃了?都是你爱吃的口味,哥哥特别别给你挑的,你多吃点。”齐彦初倒是脸不红心不跳,真像个哄妹妹吃东西的好哥哥,只是末了,他压低声音,用只有彼此能听见的声音说道:“腿分开。”
    齐佳念其实不想配合的,在爸妈面前被哥哥摸穴什么的,实在太危险了,可她也是真的架不住那两只在自己私处撩拨的手指。
    哥哥已经隔着内裤找到了她的阴蒂,正打着圈揉搓呢。
    她的身子不受控制地抖动,怕自己再有什么激烈的反应,双腿只好老老实实的打开。
    好羞耻,可是……好舒服。
    特别是在爸爸妈妈面前,那种随时会被发现的刺激加大了她对快感的感知,小穴几乎瞬间就湿润了。
    “念念,是不是吃太多甜品口渴了?要不要喝点……水?”齐彦初坏起来是真的坏,他故意加重了水这个字,分明就是在说妹妹的淫水。
    齐佳念没说话,她生怕自己一张口就是暧昧的呻吟。
    倒是爸爸见女儿没回答儿子,以为她还在生气,出言提醒:“念念,你哥哥问你话,你要回答他。”
    丫头心里苦,可她这会儿再不说话,就显得不对劲了。
    于是她只好咬牙忍着呻吟的冲动,开了口:“不用了,我不渴。”飞快地说完,又飞快地闭上嘴巴。
    她忍不住瞪了一眼齐彦初,后者正憋着笑,两眼弯弯看着她。
    “是吗,我倒是有点渴了。”
    齐彦初说着,手指在妹妹的穴口用力一抠,两根手指直接沾满丫头的淫水。
    就在齐佳念以为他又要做什么的时候,他将手从妹妹双腿间抽了出来,堂而皇之伸出舌头舔手指,最后还像是意犹未尽般吮吸了几下,色气满满。
    电视节目正播到宣布分数的环节,爸妈都看的认真,并未注意到儿子在做什么。
    “很解渴,”齐彦初凑到妹妹耳边,道:“要是能直接喝就好了。”

ⓨμsんμωμ.δńē 妹妹是要哄的

- 新御宅屋 https://www.xyuzhaiwu5.com